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圈>潮商新闻

新加坡“皮革大王”郑镜鸿,一家三代人和潮州东山湖温泉度假村的故事

2018年07月13日 10:25 来源:天下潮商综合编辑作者:


在潮州桑浦山麓,坐落着一座依山畔水而建的酒店——东山湖温泉度假村。这里绿水青山环绕,将城市的喧嚣阻隔于层层青山之外。是谁独具慧眼,选择如此悠然静谧的地方,建造这样一座休闲度假的圣地?

 blob.png

▲潮州沙溪镇东山湖温泉度假村

 

很多人都不知道,东山湖的兴建凝聚了新加坡著名侨领郑镜鸿一家三代人的心血,他们修建这样一座度假村的出发点,就是要为家乡出力,兴办实业来造福乡里,也吸引更多的海外潮人回乡投资。

 

郑镜鸿:勇于进取成皮革大王

 

1915年1月25日,郑镜鸿出生于潮州桑浦山脚下一个村落。郑家开过当铺做过运销,红火一时,可惜传到郑镜鸿的祖父时家业走向破落。郑父是乡下建筑的美工匠,日子过得紧巴巴。镜鸿兄弟姐妹五人,他排行第二。也许身上传承了祖辈在生意场上的聪明,眼看父母赚钱养家的艰辛,郑镜鸿11岁时就辍学了。他向妈妈要了一块钱做本钱在乡下卖糖果,赚钱帮助父母养家。

 blob.png

▲郑镜鸿

 

前往南洋使郑镜鸿的命运有了大的转机。民国时期的旧中国经济一片灰暗,许多贫苦人选择了前往南洋做苦力,这是一次艰难的迁徙。13岁时,郑镜鸿离开故土前往马来西亚的舅父家。他帮舅父做了两年杂活,随后辗转来到新加坡,经亲戚介绍进了一家专营皮革的荷兰公司工作。荷兰公司专营皮革,生意很不错,郑镜鸿在公司领到了每月十五块的薪水,这在当时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收入。由于他工作勤奋,又聪明,深得经理赏识,所以得到两次连续升薪至二十五块钱。

 

眼光即高度。闯南洋已经谋得一份不错工作的郑镜鸿并不因此满足。在荷兰公司学到皮革的基本技术后,他对皮产生了浓厚兴趣。工作之余他经常跑到街上的皮作坊津津有味地看师傅做皮,后来又买回一台旧针车学做。经过反复摸索和练习,他终于能够做出精美的皮革制品,工余拿到街上很受买家欢迎。

 

起初他开的专营皮革的店名叫再升店,小本经营,但使他渐渐地了解到东南亚的皮革市场。东南亚多属热带地区,许多人很喜欢皮制品。新加坡城制做皮革的工厂只有两三家,生意非常红火。于是两年后,他的岳父拿出一千块钱帮忙,他创办了再升皮厂,职工十多人。

 

再升皮厂创办后不久即遭遇日本侵占新加坡,战争中的新加坡一片混乱荒凉。再升皮厂在战争的缝隙中苦苦周旋,一方面迫于生存为日本人加工皮革,挣点微薄的工钱,另一方面私下里搜寻着市场。

 

战争使新加坡一片狼藉,许多商人流往国外,许多工厂被迫关闭,皮制品热销的东南亚有了很大的市场缺口。于是,再升皮厂以过人的忍耐力坚持、发展,皮工艺也在生产中逐渐长进,深受顾客欢迎。

 blob.png

▲战后的新加坡

 

日本在新加坡向盟军投降后,再升皮厂获得了新的生机。精堪的制作工艺使再升皮厂在市场上一枝独秀,并迅速走向国外市场。50年代,郑镜鸿的日本皮工厂成立。这时候,他已经成为商界的佼佼者,拥有了较雄厚的经济实力。

 

发达后的郑镜鸿没有轻易满足,也许他天生便是一个不易满足的人。由皮革业起家,有资本后他又创办了地产开发公司,经营着橡胶园、矿业。每一步都不简单,发达背后掩藏着多少不为人知道的心机和汗水。命运把郑镜鸿推上了生命的前台。他由此成了新加坡有影响的人物,被新加坡政府授予拿督衔。

 

慷慨解囊捐助家乡

 

感恩的心使人生变得大气。郑镜鸿骨底里便是个很感恩的人。13岁离开故乡,起初舅父每月给的四块钱他除了留几角钱自己用外,其余的都如数寄回家中。他知道故乡的父母兄弟姐妹穷,自己只身到南洋的初衷就是要赚钱帮助家庭。办了再升厂有了一点积蓄后,他就懂得要报答一些对自己有恩的人。他初到新加坡时在一家杂货店干过,杂货店的老板对自己很好,该老板在日本侵占新加坡时破产,生活很惨,郑镜鸿知道后就找到他,不时送钱送米,该老板因此好些次流了眼泪。后来该老板因病早逝,郑镜鸿又花钱办了他的后事。出身于贫苦家庭,不一般的经历使他对于人间情感有着更深刻的领悟。

 

离开故乡潮州时,乡亲们生活上的困难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郑镜鸿事业有成重返家乡,看到家乡泥土公路崎岖不平,交通十分不便,于是斥资650万元动工兴建郑镜鸿路。路通财通,金石沙溪两镇如同厮守深闺的历史也改变了。

 blob.png

善之大焉,莫过于树人育德。潮州华侨中学原为华侨捐款所办,教学质量在潮州城区享有较高声誉。由于建造年代早,许多建筑在现在显得落伍了。郑镜鸿得知后,捐资250万元建造了该校的综合楼等,改善了该校的办学条件。

 

潮州中心医院是潮州医疗的权威机构,该院技术力量在百姓间留下了极好的口碑,但由于资金问题,没有能力购买一些先进的医疗设备。郑镜鸿便从国外花了50万美元购买CT仪器赠送给医院,使该院的医疗水平又跃上了一个新台阶。在二三十年间,从家乡沙溪、金石两镇的政府办公大楼和学校、镇道,到供水、医院等公益事业,郑镜鸿无偿投资家乡公益事业累计50宗以上,总金额达2500万元。郑镜鸿热心家乡公益事业的善举,让子孙后代深受感动,这也就是他们后来毅然回到家乡兴办东山湖的最大动力。

 blob.png

▲潮安县金石华侨医院是由新加坡侨领郑镜鸿先生于1992年和1996年捐资300万人民币建成的。

 

临终嘱咐儿子兴建东山湖

 

桑埔山东山湖的天然资源得天独厚,温矿泉的泉口温度高达100℃,含有氟、硅、锂、锶等成分的矿物质,具有极高的医疗价值。当年,郑镜鸿先生看中这块“风水宝地”,不惜花巨资买下来。买地不单是商家出自宏大长远的战略眼光,更饱含了其滋泽万家、福荫故乡的悲悯情怀。郑先生常常教导子女:家乡经济尚处起步阶段,为家乡做实事单靠捐款无异于杯水车薪,只有兴办实业,用所赚的钱造福家乡,既可解决家乡部分劳动力,又可以让资本再生,水流涓涓,流之步息。

 

买下桑埔山东山湖这片地后,郑先生雄心勃勃,一心想开发大自然赏赐给这里的奇珍——温泉。然而,好事多磨,买下东山湖这片地后,亚洲金融风暴席卷而来,郑镜鸿也受波及,投资资金一时出现困难,建造东山湖温泉度假村的设想只好暂时搁浅。

 

98年,金融风暴退潮,经济眼见好转,但郑先生年事已高,他记挂东山湖,就语重心长地跟大儿子郑添谅说:“东山湖是我最后的心愿,我13岁就远离家乡,一定要把度假村建成。我老了,你年轻人要刻苦一点,这件事由你来完成。”

 

郑先生膝下四男五女,郑添谅自幼跟随在父亲左右,很早就跟父亲学做生意,耳濡目染父亲的吃苦耐劳、勤俭朴素、知恩感恩的品格,最得父亲的欢心。郑添谅的儿子郑惠铨是郑镜洪先生的长孙,曾经跟随祖父、父亲多次回故乡潮州,对美丽的潮汕平原有极好印象,很想能够回到家乡做一番事情。

 

郑镜鸿先生享年91岁,临终前紧握住在床边守候的添谅的手说:“东山湖还没有建成,你要回潮州去,办好度假村。记住,需要的设备尽可能要买国产的,在家乡办实业凡事就要多为国家想一点。”其实在生意场上郑添谅早就是父亲的好参谋,他也像父亲一样十分看好这个发展项目。但度假村不是小项目,投资动辄就要几千万,甚至更多,短期内得到高回报是不可能的,弄不好吃不了兜着走,一般生意人不敢轻举妄动。他明白这是个烫手山芋,父亲临终前的叮嘱在脑里回响,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圆好父亲未竟的梦想。于是,郑添谅带着儿子郑惠铨,开始打造东山湖度假村这一休闲圣地。

 blob.png

把东山湖比作最好的情人

 

郑惠铨在美国留过学,学的是经济贸易,学业完成后一直做父亲的副手。东山湖度假村动工兴建时,父亲让他前往潮州,打理度假村的大小事情。出发前,女朋友极力反对他回潮州发展实业,两人经历了一场激烈争吵,最后分手了。已过而立之年的郑惠铨如遭当头一棒,但他一想到爷爷临终前企盼的眼神,就决定回到爷爷生活过的故乡好好干一番事业。开发初斯的东山湖,条件十分简陋。郑惠铨与工人们一同吃住,常常亲临建筑工地,查看工程进展状况。2005年的情人节,度假村的建设如火如荼,郑惠铨驻守在东山湖建筑工地上,不由动情地说:“我有一个最好的情人,她便是东山湖。”

 

郑添谅和郑惠铨没有忘记父亲、祖父的叮嘱,度假村建设过程中所需的各种建筑材料一律国产化,节省了大批资金,更难能可贵的是,度假村在建设中就投资近百万港元同步建设污水处理厂。他们认识到桑埔上是家乡宝贵的自然资源,一定要采用保护性开发的原则。郑添谅认为,父亲郑镜鸿的遗愿,就是要把度假村的经济效益大部分回报社会,桑埔山是潮州的宝山之一,感恩前来的游子想的是让她锦上添花。

 

风吹湖动。度假村刚刚建成试业,周边的商铺摊档如雨后春笋,生意日渐红火。第三产业成了当地及周边地区的一项重要收入。

 blob.png

▲东山湖温泉度假村

 

可以说,现在东山湖温泉度假村已经是海外侨资在家乡投资成功的典范,这里面凝聚着郑氏三代人的心血和智慧,同样,也凝聚着郑氏三代人的潮州情结。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潮艺文化

 


分享到:
潮商活动
  • 活动预告
  • 活动论坛
活动报名

点击我要报名

活动论坛
潮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