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圈>潮汕文化

国学泰斗饶宗颐今日出殡 习近平等致送花圈 社会各界致祭

2018年02月28日 18:46 来源:天下潮商综合编辑作者:


往生净土,心无罣碍,别了饶公!

 

  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2月6日与世长辞,享年101岁,2月27日在北角香港殡仪馆设灵,灵堂布满白花,社会各界络绎不绝前往致祭,向大师作最后致敬。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均送上花圈。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及多位香港特区政府官员也都致送花牌。


 

  饶宗颐的灵堂设于香港殡仪馆一楼,灵堂中央挂着横匾“往生净土 ”,两边挽联“宗风不磨意、颐德自在心”,据了解是由来自内地的照诚法师撰写。灵堂中央放有饶宗颐女儿、女婿及外孙的心形粉色花牌,以及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写有“斗山共仰”的花牌。在灵堂派发的纪念册上,印有“永远怀念敬爱的饶宗颐教授”。首页简介饶宗颐一生的生平,赞扬他在历史、文学、中外关系文化的卓越成就,上面有多名政要、高官及各大学校长撰写的唁电。


  党和国家领导人送上花圈

香港官员送上花圈


  据介绍,饶宗颐治丧委员会由中联办及行政长官办公室牵头,委员会成员达300人,包括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何厚铧、梁振英,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澳门特首崔世安及长和系主席李嘉诚等担任主任委员。委员会于纪念册撰写的悼文形容饶宗颐是“二十世纪中国学术界最后一位通人”,他的离去“对中国、甚至整个学术界与艺术界,是个无法弥补的巨大遗憾”。



  出殡仪式今日举行,据了解,八人扶灵名单包括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中联办副主任黄兰发、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陈建文、香港大学署理校长谭广亨、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法国著名汉学家汪德迈,及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

 


  出殡仪式于28日举行,早8时15分开始举行公众致祭,10时30分举行追思会,随即出殡,礼成后将于大屿山宝莲禅寺设解秽斋宴,并到访刻有饶公墨宝的心经简林。


  ▲心经简林

 

  林郑月娥致悼词:“我们会永远怀念他!”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饶宗颐教授丧礼上致悼词,她赞扬饶公是香港和世界的学术和艺术瑰宝,是引以为傲的香港之光,“我们会永远怀念他!”

 

  林郑月娥表示,对饶宗颐教授辞世表示深切哀悼和哀痛,并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她说,有幸认识饶公多年,不时得到饶公亲自教诲,毕生受用。林郑回忆,她于担任发展局局长期间和刚当选特首时,饶公均赠送题字,给予支持和鼓励。她将两幅字挂在办公室内,时刻铭记教诲。

 

  林郑月娥指饶宗颐博古通今,超过80年的学术和艺术生涯成就非凡,是集学问、艺术、才情于一身的大学者,对传承中国传统文化贡献良多。她表示饶公的治学精神和待人处事态度,同样值得学习:饶公治学坚持“求真,求是,求正”,简单六字,正好反映其人追求真理,孜孜不倦的做学问态度。而在待人处事方面,林郑说,“在我们心目中,饶公更是温文尔雅、虚怀若谷、乐观豁达的谦谦君子。”


  各界人士致祭

 

  27日的公众致祭从下午四时三十分开始,多位政商界、教育界、文化界人士,远道而来的海内外团体、各界代表到场致祭。其中官方包括中联办副主任何靖、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香港特区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高教界包括科大校长史维、岭大校长郑国汉、前港大校长徐立之、中大校长段崇智,还有白雪仙、金耀基等文化艺术界人士,络绎不绝。据工作人员介绍,不少市民不到3点就前来致祭,还有许多不同单位和组织到场提供帮助。

 

  治丧委员会印制的纪念册以全白设计,封面除了简洁的一直行“永远怀念敬爱的饶宗颐教授”外,馀皆留白。内页有国家领导人、高官及大学校长及各方发来的唁电。内中有关饶宗颐教授的简介,赞扬他在历史、文学、中外关系文化的卓越成就:

 

  “先生又是当代最著名的中国传统文学巨匠,古体、律、绝,无一不精,尤擅填词,又骚、赋、骈、散,各体俱能,于当代中国文坛,别树一帜。他更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在书法、山水、人物、荷花绘画的创作上,自成一家,晚年更开创‘西北宗’山水一派。于音乐,特别是古琴,亦造诣甚深。先生可谓文、艺、学三者兼备,堪称‘一身而兼三绝’,实是百年难遇的巨擘。”

 

  27日下午5时至8时,致祭活动举行佛事仪式。公众致祭仪式于当晚9时30分结束。


  ▲香港饶宗颐文化馆设饶公吊唁留言区

▲董建华到场吊唁

▲李泽楷到场吊唁


  大师精神感染身边人

 

  饶宗颐一生致力文化研究,学贯中西通古今,同时心繫社会,深受社会各界人士敬重。


“饶宗颐学术馆之友”会长王庭聪27日出席饶公丧礼忆述,2010年经该馆创会会长孙少文介绍,有幸陪同饶公到访敦煌,对饶公身体力行发扬中华文化、保护敦煌瑰宝的精神有深刻感受:这位精通中西文化的国宝级学者,凡是能推广中国文化的事,他都愿意做。饶公的精神感染着身边的人,“巨星陨落”,他的离去实在是文化界的巨大损失。“和饶公相识多年,他是一位不可多得、值得尊敬的好老师。对于他的离世,我们感到十分难过。愿他一路走好。”王庭聪说。

 

  香港特区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表示,难忘饶公用心书写心经简林,为香港祝福。他忆述当年饶公在纸上挥毫的身影,每字每句仍歷歷在目,感谢饶公为香港留下墨宝,并让市民有更多机会接触国学大师的作品。

 

  香港特区前警务处处长曾伟雄忆述与饶公的相处点滴时,一度眼泛泪光。他说,饶公为人慈祥敦厚,常不吝分享国学心得,其对求学的认真态度十分值得世人学习。他说,饶公曾说过“做人要捨得”,但他对饶公的离世却非常不捨得,只盼他在极乐世界能逍遥。

 

  香港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形容,饶公离世是华人社会的一大损失,对于他的离开感到痛心,感谢他为华人社会带来光彩回忆。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刘国勋忆述,曾在香港大学参与饶公的活动,个多月前才与饶公在马会会所见面,形容饶公为人和蔼,“会讲下笑”,对于饶公离世感可惜及伤痛,认为他离开后再难找到如此深入进行文化研究的人。

 

  饶宗颐文化馆管理委员会副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马逢国称赞饶公是有修养的学者,尤其对历史、南中国方面研究有极大贡献。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形容饶公对香港贡献良多,岭南大学的牌匾亦是出自饶公手笔,对他的离世十分痛惜。

 

  敦煌研究院副院长赵声良专程来港参加丧礼,他表示,饶公与敦煌的渊源很深,曾在敦煌举行95岁大寿,同时还举办一个重要的学术会议,吸引了很多国内外学者参加;同年饶公还将自己的十幅书法拍卖所得善款捐给敦煌研究院,修建文物数位化研究所科研楼,用于敦煌壁画的採集和保护,后来被命名为“饶宗颐楼”。赵声良语带哽咽续道:“非常怀念饶宗颐先生,饶公的去世是敦煌学界的一大损失,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他。”

 

  出生地潮州暂停夜景亮灯表哀思

 

潮州市饶宗颐学术馆2月9日举行悼念饶宗颐活动,饶宗颐亲属、潮州市各界人士前往缅怀。

 

  2月27至28日,在香港举行饶宗颐教授丧礼仪式期间,饶公出生地潮州市将暂停“一江两岸”夜景亮灯和广济桥“光影秀”表演,以表达家乡人民对饶公的无限哀思和深切缅怀。

 


  饶宗颐每一“小步”都踏出大局面

 

  国学大师饶宗颐于2月6日零时45分在香港仙逝。他是在家人围绕下,无疾而终,享年101岁。

 

  饶宗颐仙逝的消息,迅速传遍海内外,学者、作家等纷纷以各种形式表达缅怀之情。

 

  成功:缘于父亲“无科不修”理念

 

  香港饶宗颐先生治丧委员会发布讣告称,饶教授是当代中国百科全书式的古典学者,是学贯中西的国学大师,是西泠印社的第七任社长。他兼通学术与艺术,在敦煌学、甲骨学、词学、史学、目录学、楚辞学、考古与金石学、书画等中国传统学科,以及梵文、巴利文、希腊文、楔形文字等国际重要学术研究方面有重要贡献,自始至终置身于20世纪学术潮流的前列,在中国、亚洲乃至国际学术界享有崇高声望。

 

  讣告还称,饶教授治学严谨,学识渊博,富有远见卓识,为弘扬文化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以一人之力,勾勒并展示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整体轮廓。

 

  饶宗颐曾说,他人生的第一个导师是自己的父亲。在父亲的悉心栽培下,饶宗颐打下了良好的传统文化根基,培养了超强的自学能力,可谓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成名后,曾有人问他,为什么能够成为“超级大师”?他说,超级大师不敢当,但是能有今天的成就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上大学,“因为大学能够学到的只能是一两个门类,但是父亲给我打开的天空、建立的基础是无科不修,按照中国传统的做学问方法,其实是文史哲相通,文中有史,史中有哲,哲中有文。”

 

  饶宗颐逝世的消息来得突然。去年11月18日,“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巡回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饶宗颐曾向中国美术馆捐赠其10件(套)作品。他的著作《南征集》《中信国学大典·诸子百家》也在内地刚刚面世不久。

 

  长寿:永远保持一颗“童心”

 

  饶宗颐涉猎广泛,著述颇丰,是出版界的“红人”。搜索网上书店,目前他的著述以及与他有关的传记、著作,有大约200种,其中花城出版社就推出了20种。

 

  陈韩曦是《饶宗颐——东方文化坐标》《饶宗颐学艺记》《饶宗颐著述录:书中书》三部书的作者,他也是饶宗颐的忘年交好友。因为同为潮州人,写饶宗颐传记《饶宗颐——东方文化坐标》时,饶宗颐口述都是潮州话。

 

  陈韩曦惊异于晚年的饶宗颐仍保持旺盛创作力,他有时一天能写万字文章,能创作几十首诗歌。他用南山韵写给张大千的祝寿诗,只用了半天时间便创作出来。“当有后学晚辈向他请教学问时,他都表现得兴致勃勃,思维反应十分敏捷。”

 

  他常说:“这是我不服老的表现。”陈韩曦说,饶宗颐一生信奉:放下,看破。一切随缘,得大自在。

 

  陈韩曦还提到,饶宗颐常年保持旺盛的思考力,他从波斯诗人对死的看法,联想到中国人的生死观。他说:“在中国,儒家撇开死而不谈,偷懒地说:‘未知生,焉知死。’死给完全抹煞了!庄子的生死观是一种等生死的生死观,认为生与死是一个循环的过程,他把死看成‘生的一条尾巴’而已。”他认为,死在中国人心里没有重要的地位,造成过于看重现实、只顾眼前的极端可怕的流弊。他甚至直言,中国是最不懂什么是“死”的民族,连研究死的勇气都没有,可见人的灵性差别之大。

 

  在陈韩曦看来,饶宗颐这种对中国传统文化现象的新的反思和诠释,是他感受各种文化差异之后,在中外文化相比照的语境中做出的,“这在国学研究上是一种全新的学术思路,有助于拓展人们对已有传统的新认知,在时代的发展中不断延伸民族的文化思维。”

 

  饶宗颐为人之谦逊,也被学界所津津乐道。天津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赵建永回忆说,1997年春在北京大学举办的首届“汤用彤学术讲座”上,主讲人饶宗颐开场便坦言:“汤老的学术研究对我启发很大,他的《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一书,至今仍是我的重要资源之一。”他还说:“汤用彤先生对于道释宗教史之开拓,懋著功绩,沾被来学多矣。”负责接待的赵建永更亲眼目睹了饶宗颐的双盘打坐功夫。

 

  关于饶宗颐的长寿,也是个热门话题。陈韩曦说:“有友人问饶宗颐:您已100岁,握您的手仍感到很有力,这个年纪精力仍如此充沛,有什么养生之术?他说:也许是有一颗‘童心’吧。”此外,饶宗颐躺在床上甚至能写“空中书法”,用其运气养生,这是他日常健身的一种方法。

 

  影响:其著作给作家带来灵感

 

  饶宗颐仙逝的消息传来,学者、作家们纷纷追思。

 

  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说,这位鸿儒泰斗,学问遍及诸多领域门类,可谓业精六艺、才备九能。“1998年我到香港主持北大图书展,邀请过他老人家参加,有一面之缘。后来我去潮州访学,还专门参观过他的旧居。”温儒敏说。

 

  中山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张丰乾说,回顾饶先生的学术贡献,可谓“致广大而尽精微”,每一“小步”都踏出了一个大局面。“饶先生有一篇很重要的论文《“贞”的哲学》,是他几十年研契治经所得。文章从殷墟卜辞入手,一直衍生出中国传统学术的未来走向:训诂哲学。他认为,我们应该提倡训诂哲学,历史上若干重要观念的疏通证明,非采用训诂学方法难以解决问题。”为此,张丰乾还曾发表了一篇《训诂哲学初论》的小文。

 

  作家红柯回忆说,1986年秋天他西上天山,开始对神话、史诗发生极大兴趣,收集西域各民族神话史诗原始资料的同时,有关专家学者的研究著作也在他的“胃口”中。其中,饶宗颐汉译本《近东开辟史诗》,甚至激发过他的创作灵感,“饶先生有关神话、史学、宗教学、中外关系史、敦煌学的专著让我大开眼界,给我创作带来很大帮助。”红柯提到,自己的新长篇《太阳深处的火焰》里有关老子西行入塔里木盆地化水为火,以及火焰与太阳的符号等,饶先生都有专门的文章讲述。


  饶宗颐老先生千古!


天下潮商综合编辑

来源:文汇报、大公报、中国新闻网、国际在线 、深圳特区报、北京日报、潮州日报


分享到:
潮商活动
  • 活动预告
  • 活动论坛
活动报名

点击我要报名

活动论坛
潮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