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圈>潮汕文化

“七七事变”80周年,你知道日本鬼子欠下汕头累累血债吗?

2018-07-07 09:00:00 来源:行走潮汕作者:


今天,“七七事变”81周年。每年今日,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人们伫立凝神,表达着穿越时空的敬意;抗战胜利纪念馆里,抗战老兵坚持用亲历者的讲述传承民族记忆;神州大地,防空警报再次响起……记忆从未褪色、历史仍有回响,80年前卢沟桥上的清脆枪声,定格为一个民族永恒的集体记忆。

 

blob.png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先后攻占上海南京等地,1938年又占领武汉、广州和潮汕前哨南澳岛。1939年6月6日,日本侵略军大本营为了实施对我国华南沿岸的封锁计划,下令攻占华南最后一个对外物资补给口岸汕头市。日本侵穗陆军21军团司令官安藤利吉,侨命104师团的132混成旅旅团长后藤少将,为粤东派遣军司令,6月21日(农历五月初五凌晨)在日本海军第五舰司令官近藤信竹率领的第9战队轻重巡洋舰及扫雷队等30多艘舰艇和第三航空队广东飞行队40多架攻击机、侦察机的配合下,指挥饭岛、富田、德茶、大濑卢、竹内、百地6个大队3000余兵马,偷袭汕头市,并于21日午夜占领汕头市,日本侵略军占领汕头市后,为了严密控制汕头港口和巩固其占领区域,采取了一系列的高压手段和强化措施。

 blob.png

实行法西斯统治

 

(1)设防区,辟据点,日军将汕头市内从广州街至崎碌一带划为戒严区,不准行人通过,所有一切军用物资均集其中,成为军事要地。日军还在汕头重要地段辟据点,中山路的海滨中学被占为日本粤东派遣军司令部;外马路和三牧楼被辟为日军报道部;中山路林家祠为伪和平军44师司令部驻地;位于崎碌的市立一中则被占为日本舰空队队部;招商路大中旅社辟为日军宪兵队队部。以此控制整个汕头市。

 blob.png

侵华日军在汕头市内河道上搜查过往民船

 

(2)封锁通过各县道路。日军为控制汕头市与各县的联系在通往各县的道路上仅开通三个出入市区路口,一是由回澜桥通往潮安路口;一是由安宁码头通向潮(阳)普(宁)揭(阳)等地路口。这三个路口都用铁丝网围着,每条通道只留下仅容单人通过的狭道,两端由日本宪兵把守,严密检查出入人员和货物,过往行人须向军警立正鞠躬,口称“大人”任其搜索检查欺压,毒打屠杀过路百姓事情,司空见惯。

 

(3)扶植傀儡,建立日伪政权。日本侵略者在实行法西斯统治同时,也积极推行“以华制华”政策,假借中国人之手残害中国人民。1939年7月1日,汕头市在日军导演下,汉奸走狗陈觉民、陈光烈、周之祯等粉墨登场,组成“汕头市治安维持会”(8月18日改组为汕头市善后委员会),由陈觉民任会长。与此同时,还成立伪东区绥靖督办公署和伪闽粤边区总司令部,陈光烈任绥靖行政专员;黄大伟任边区总司令,统一指挥潮汕各地伪和平军。1949年2月又正式成立伪政权——汕头市政府,善后会委员周之祯任市长。日本占领军为了控制汕头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在汕头设立最高行政权力机构——粤东派遣军政务部(后改为联络部),以大本为部长兼司令官参谋,直接干预汕头一切政务,进行专横残酷统治。

 

(4)遍设特务机关。日本宪兵和汉奸密侦狼狈为奸,四出侦查市民活动。首先是在汕头市内交通要道设岗布哨,检查行人实行白色恐怖;其将是由各段保长抽派壮丁组成保甲巡视队,每夜分班值勤巡逻。同时,还分发良民证,不时抽查户口,施行“户长切结”制,层层监视市民活动。在特务活动下,到处鹰犬横行,冤狱丛生,无辜爱害者难以统计。

 blob.png

垄断市场进行经济掠夺

 

自1940年起,日本先后在汕头增设三菱、三井、中拓、大圆、白术、石源、福大、南宁等工商机构,全面控制没头贸易机场。华商一切商品来源全由日本商业控制,如要向外采购,必须经日驻汕政务部许可。为了掠夺我国军事战略物资,日本以高价购钨矿,甚至用化肥、棉纱作交换。1942年8月,日军从上海运来化肥7000多包,专作换取钨矿之用,引诱唯利是图奸商,走私钨矿资敌、助纣为虐。

 

日本者除了对商业贸易垄断之外,还控制整个金融市场。日本军队踏进汕头后,就大量发行军币(即军用票),夺取原来国民党国币流通市场。1942年3月,又利用伪市政府名义,公布发行伪币储备券,禁止市面法币继续使用,并订出了“妨害新币(伪储备券)治罪条例”,强制市民使用储备券,还规定以国币2元折抵储备券1元,因更换货币便使市民损失50%的钱财。1943年,发行短期库券1万元,通过派销,强迫市民购买,整个金融市场由日本人所操纵。

 

海关是对外的门户,日本侵略者对海关采取军事管制形式,直接垄断进出口贸易,所有进出口贸易,都必须凭日军政务部许可证装卸,由日籍船只运载;而其它国籍船只,规定每周只许出进口一次,且只准载客不准载运货物。整个汕头港口,在日本人控制下运转。

 

除此之外,还通过巧立名目,勒收苛捐杂税,搜刮钱财。占领汕头市的日、伪为了补救市政经济的困难,设立了各项捐税,造成物少税多,有物必有税捐,甚至一物多税。税种有房警捐、清洁捐、灰捐、砂石捐、妓女捐、花筵捐等100多种,真是层层加税,处处要钱。

 blob.png

更严重的是粮食问题。1940年和1943年春夏,潮汕两度春旱,特别是1943年更是赤地千里。一向依靠外粮供应的汕头、粮食更是空前紧张,米价日涨数次。由于饥荒所迫,加上奸商囤积居奇,有的市民饿得没法,挖草根,洗日军马粪获取其中残粮来充饥。更有甚者,在小公园国平路集义源布店四楼,曾发生杀人鬻肉的事情。

 

与兵祸米荒同时,潮汕各地还遭受疫病猛袭。1940年汕头开始流行霍乱,至1943年更为严重,疫情厉害,蔓延广,时间长。汕头市民岌岌徨徨不可终日,加上日军在午夜后对市区实行霄禁,马路禁止行人通告,使患者病者延误治疗而致死民众更多,每日死于疫情的人数在百人以上。汕头市郊达濠镇,被饿死病死者占全镇人口1/3,现在村后的万人琢,就是当时日寇统治的惨痛见证。汕头市在日军占领6年多期间,死亡、迁移、失踪人数达5万多人,流离失所者甚众。

 blob.png

推行奴化教育

 

1940年11月,汕头伪政市政府、训令各中小学校,推行所谓“和运国策”,统一教科书,强令学术上日语课,并规定学生练习薄上,都要印上伪国民政府的政纲和标语。他们还通过开办《粤东报》开设日语研究班,宣传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为日本侵略行径涂脂抹粉。1942年,还在汕头成立“国民运动促进委员会”,动员社会各阶层推行新国民运动,规定学生实行新国民运动的劳动服务法,鼓吹所谓“大东亚王道主义”的奴化政策,企图使中国人民忘记国耻永当亡国奴。

 

当年日本殖民统治者推行奴化教育,强迫学生们在饭前祈祷,感谢“皇军的恩赐”。

 

日军侵华时期把日语定为“国语”,强迫中国学生学习。

 

在日本侵略者的残暴统治下,汕头市乞丐成群,饿殍遍野;昔日繁华都市变成荒圩塌屋,崎碌一带,更是荒草莽莽,野花蔓延,真有“国破河山在,城春草木深”之感。这段学生苦难的日子,汕头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现在日本仍有一小撮军国主义得分者,企图抹煞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一定要以史为鉴,教育子孙后代,决不允许让这罪恶历史重演!

 


分享到:
潮商活动
  • 活动预告
  • 活动论坛
活动报名

点击我要报名

活动论坛
潮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