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圈>潮汕文化

穿越历史 来看揭阳近代商人的贤德故事

2018年09月04日 10:22 来源:揭阳日报作者:彭妙艳


近代的揭阳,由于接连的自然灾害、农民起义的不断发生,官方强力镇压的交叠,因而出现一派民生凋敝的衰败景象。

  与此同时,揭阳的砂糖、夏布业也迅速崛起,产生了大批的商人。

  在这个公共事业濒于倒闭与停滞,社会贫富悬殊的年代,依靠一批具备良知和善心的军政人士和商人的救济与扶持,历尽艰辛,揭阳终于还是迈入了现代社会。讲好当时揭阳商人的贤德故事,对于我们今天正在开展的社会主义建设,显然有着特别的资政作用。

  悲悯情怀,赈灾济困

  赈灾济困,解饥活人,是揭阳近代商人的同心以赴的善举。

  每遇灾荒,即有不法奸商趁机抬高粮价,在其发横财的同时,也有大量民众因为买不起粮食而走上末路。在这时挺身而出,救危扶危,榕城巨富陈泰兴创始人陈秋启发挥了表率的作用。

  道光十三年(1833),由于咸潮害秋,粮食失收,民掘草根剥树皮以食,道上饿毙者比比。陈秋启主动平粜稻米二万石,而且每一起交易都手自称量,不轻假于人,以防坑人的事情发生。同时,他还自请在学宫前设厂施粥五日。后人在追记此事时,说到市民“菜色立变”,是有些夸张,但此举活民大量却也是事实。

揭阳学宫文昌祠由榕城陈泰兴创始人陈秋启于清道光初年倡建。

  在当年,还有一位在城青年商人黄仲惠,随父下乡催收欠债,他父亲让他先问某甲,后再问某乙。时朔风凛冽,他看到某乙身着粗布单衣起迎,冻得唇黑耳红,深受震撼。在心里说:怎么贫穷到这个地步。于是非但没有说明讨债的来意,而且把身上仅有的七百铜钱,全部送他,而后匆匆离去。

  有在城人卓伯元者,中年经营糖业,由赤盆而成小康。自此,族中孤寡四五家,他都月给米石余以接济。一寡妇因穷欲卖子,卓伯元闻知马上表示愿意助养,及孤儿长大,他又延师训蒙,与子孙一体督课。

  诸如此类的事例不胜枚举,限于篇幅,只列数端。

  家国情怀,关心公益

  商人有钱,在那官府财政十分薄弱,捉襟见肘的时代,好多公益事业,如建校舍、修桥路,乃至上缴朝廷的额外征费,都要依赖商人且有良德者的资助,方能逐步解决或交差。而后代揭阳商人,不少人在这方面作出了贡献。

  上面提到的陈秋启,曾于道光十七年(1837),咸丰十年(1860)先后捐修潮州湘子桥和渔湖桥,道光初年倡建学宫文昌祠和奎光阁,而且表现出了“不遗余力”,而深受官民的称赞。

  拔贡生、梧州知府周易的父亲,也以经商起家的周雪溪,“地方善举,知无不为”。除参与多次的赈荒外,还受邀参加潮州总兵方耀惩办积案(俗叫“办清乡”)的善后工作,“兴利除弊,百废俱修”,使清乡造成的疮痍,得到及时的修复。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榕城北门关帝庙曾于清光绪初年由郭之奇八世孙郭升裕出资修缮。

  这里还必须特别提及郭之奇的八世孙,“以家贫舍儒而贾”的郭升裕。他在致富之后,非但创置了今之城东甲东里大宅与组祠,“邑之文庙、书院、会馆、街亭、津梁之建葺,与夫善堂、义塚、育婴、恤寡、济贫、施丐之周急,凡力所能为者行之,数十年不倦”。榕城北门关帝庙这一处现在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有他光绪初年出资修缮的功劳。

  黄乾正也是一位急公好义的“另类”。他看到前人所设的育婴堂有名无实,力劝整顿,议立良规,慎雇乳媪,全力捐资以助完善。作为一个企业家,为了那些可怜的弃婴,他居然做到每日早起,即往五门城隅周行察视,遇有呱呱被弃者,就马上抱起。如果姓还可知的,就及时记录在册。这样做,是为了等其长成,为其择良以配时不致混适同姓及坠为娼尼。他这样坚持了几十年。有人笑他迂拙,他则“历引溺女之果报以晓之”,使人皆叹服。

  在这方面,近代揭阳有很多商人的事迹可圈可点,把这些也视为贤德揭阳的组成部分,我以为也是合适不过的。

  执着情怀,虽微也为

  近代揭阳商人行善谱上,并非每个商人都腰缠万贯,都是大亨。其中有的甚至还是依靠自己的节衣缩食而来践行义举的。

  孙朝财是个典型。他是在城人,几十年做着小生意以养家糊口。但是他饱受过贫困之苦,于是“业贾”之后,本人坚持俭朴生活,却“不忘施济”。他常置一个“扑满”,每天都把收入中用于家庭日常开支和购货部分拿出后,其余放入其中。到了大年除夕,就把这些钱以每户百钱,“叩贫家门”分发,“行之数十年不倦”。因其救助而能过年者,积之达于累百上千之数。同治四年(1865)岁饥,绅士设厂施粥时,正值大暑,贫民络绎奔趋。忽然间下起倾盆大雨,朝财在店铺里发现这个情况,急购蓑笠八百件分赠,大的分给妇人而背着儿女的。考虑到暑雨伤人,他还令家人烹煮解暑茶数缸置于粥厂之外,以供渴饮。一城为之感动。

  归侨乔林林焜耀,过番数年,赚了点小钱,即返回家乡,买了个“州同”的职衔,但没陶醉于这捐官的好玩。只把捐官当做一个支援国家建设的实际行动。所以家居之日,举凡“施棺、掩骼及熬膏药以施病者”无不实行。熬膏药以施病者,既是林焜耀的特技,也是在经济不太宽裕了的情况下,他所想到的以小钱办大事的事业。一样地可以体现出他的慈爱仁心。

榕城陈泰兴的陈秋启故居。

  棉湖的杨锦鹏,“尝学陶朱术,往来吴越闽中,假懋迁为壮游”,赚不到什么大钱,但在做生意过程中得人授以异方,知可应急。时乡人卓兴以都司之职,在茂名与农军作战,士兵多病于疫,人心惶惶。消息传到揭阳,锦鹏二话不说,放下手头的生意赶制方药,而后日夜兼程,送至茂名军前,经得病士兵服用之后,痊愈者无数。卓兴后来升至潮州总兵,为国家的安定,建立了汗马功劳,而锦鹏有着一份贡献。

  同是棉湖的林舜贤,他有个孙子林钟华做着韶州府学教授的教官,但他家里一点微薄的积蓄,却靠平时经商的收入。存钱虽然不多,但“性好善”之故,“乡族有义举必赞成之”。最值得点赞的是嘉庆间,他尝邀六姓殷户捐资置产,为士子乡会试资斧之助,这个仿似今日基金的建立,舜贤无法个人承担,但他把富人们的力量集中起来,因此也就成就了大事。

  商人有商人的行为表现,其要体现贤德,不像职官的施政,儒士的论学,而是以捐资为主要方式,去践行他的抱负。他们的贤德因之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虽然莫如思想文化、锦绣文章那样可以传之四海,影响后世,但却在当时发挥了权力和文字不可代替的作用,这已是对于社会发展所作的贡献,从而值得后人铭记与学习了。


分享到:
潮商活动
  • 活动预告
  • 活动论坛
活动报名

点击我要报名

活动论坛
潮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