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圈>潮汕文化

黄锦与他的尊师诗

2018-09-08 09:12:00 来源:揭阳日报 作者:杨史辉


615546990.jpg

位于潮州牌坊街的“宗伯学士坊”

 

少小班门学斫时,挥斤一解便咤奇。

 

而今构得凌烟就,老大逢人说匠师。

 

——黄锦(明)《赠张师益轩诗》

 

尊师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优良传统,明朝饶平人黄锦的这首《赠张师益轩诗》是黄锦写给恩师张益轩的,黄锦在这首诗前原有一段序言,说到“予思先生训蒙之功,不可忘也,为书一绝贻之”(见张士琏《海阳县志》)。表达了学生对老师的崇敬和感激之情。黄锦官居礼部尚书,学问有成,但对老师仍念念不忘, “老大逢人说匠师”,一辈子都铭记师恩,感激恩师教育之情,于诗中表现得十分真切。诗不长但语浅意深,读来亲切感人,尊师之情,溢于言表。

 

这首怀念恩师的诗,感情真挚,比喻恰当,诗的语言晓畅自然。诗的开头二句,作者深情地回忆自己当年求师问学时对老师的敬佩和景仰之情,“少小班门学斫时,挥斤一解便咤奇。”班门学斫指拜师求学,班门即鲁班之门。斫,石制斧钺,代指学习。挥斤一解,借用成语“运斤成风”,斤指斧,“运斤成风”比喻技术极为成熟高超。作者这二句诗说自己少时拜师求学,对老师的学问十分敬佩,形容和赞美先生张业轩知识的精深和渊博,也是对恩师学问和知识的充分肯定和赞扬。

 

诗的后二句“而今构得凌烟就,老大逢人说匠师。”作者运用比喻的手法,将自己比作木匠,少时学艺名师教导,而今终于构筑了凌烟阁,逢人便说是老师教导的结果(凌烟:即凌烟阁,朝廷表彰功臣而建筑的,绘有功臣图像的高阁)。作者虽然官居高位,学有所成,仍念念不忘昔年辛苦培养他的业师,表达了对先生的怀念、知恩和敬重之情,堪称尊师模范!

 

历史上的尊师佳话不胜枚举,但黄锦这首诗独具一格,对老师的敬佩、感恩之情发自肺腑,形象生动,真切感人,今天读来仍然感人至深。

 

黄锦,字絅庵,饶平人,明朝万历三十七年(1609)考中举人,天启二年(1622)登壬戌科进士,选进翰林院学馆深造。三年后由庶常授检讨(史官名,职掌修国史),参与编修《明宗实录》。还亲自修校卷秩浩瀚的经学史籍《十三经》《二十一史》,同时还参加朝廷选拔官员的工作,为国家罗置有用的知识分子,在士林中受到称赞,威望益隆。

 

黄锦一生坚持民族气节,回乡后专心致志写诗作赋,搜集整理故乡大埕一带的乡史旧闻、文人著述和传授书法,时间长达20多年,有著作《笔耕堂集》等传世。黄锦卒时年届83岁,德高望重。如今,位于潮州牌坊街的“宗伯学士坊”便是“为南京礼部尚书黄锦建”。黄锦官至尚书,故称“宗伯”,当过侍讲学士,故额为“宗伯学士”,左坊眼镌有“旃复纶恩”意思说黄锦曾屡次受皇帝的下诏表彰;右坊眼镌:“玉铉冰鉴”则言他为人高洁廉正。南额镌的是“三世宫端”是因为黄锦曾任詹事府正詹事,负责内宫事务,父祖因而赠其官,故称之。左坊眼镌“棣萼齐芳”是指兄弟进士(兄琮也是万历戊戌进士,棣萼比喻兄弟)。右坊眼镌“桥梓济美”,“桥梓”是父子,意即赞父子冠绝当世,超过同辈。牌坊为四柱三间五楼石坊,匾额下为双面镂空石雕人物故事的中枋,雄伟壮观。

 


分享到:
潮商活动
  • 活动预告
  • 活动论坛
活动报名

点击我要报名

活动论坛
潮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