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圈>潮汕文化

大骹·大脚·大咖

2018-10-09 10:09:00 来源:汕头日报作者:林伦伦


潮音以“脚”读[ka1],是张冠李戴的训读音。[ka1]的本字是“骹”。

 

骹,《说文解字·骨部》:“骹,胫也。”这个字古代文献常用,如《周礼·考工记》:“叁分其股围,去一以为骹围。”《尔雅·释兽》:“马四骹皆白……”《文选·西京赋》:“青骹挚于韝下……”薛宗注:“青骹,鹰青胫者。”此指动物之胫部,就是脚,犹如今潮汕话“乌骹鸡”(乌脚鸡)、“乌骹警察”(民国时民间蔑称警察,因其打黑色绑腿)等。也用于指物件之足。《南史·王亮传》载沈瓒戏犯王亮的父亲王猷的名讳云:“当作无骹尊傍犬?或为犬傍无骹尊?”“无骹尊”即没有“尊”字下部的“寸”字,也即 “酋”字。“无骹”即“无脚”也。

 

宋诗里也有“骹”的用例,宋·张九成《读东坡谪居三适辄次其韵·夜卧濯足》:“枯枝煮寒泉,大灶声飕飕;老盆深注汤,徐以双骹投。”又张耒《十月十二日夜务宿寄内》:“夜寒欺老人,展转睡不足……冻骹冷如植,未觉重衾燠。”胡寅《寄陈生》:“且把简编遮病眼,时拖衾絮拥寒骹。”

 

今潮汕话,床骹、椅骹、门骹、墙骹、下骹(下面),皆用“骹”字也。

 

字也从“足”作“跤”。《广韵》平声肴韵:“跤,胫骨近足细处。骹,同上。”注音的反切是“口交切”。肴韵字潮汕话白读可以读[a]韵母,正好切[ka1]。

 

字也从“月”(肉)作“胶”(与表示 “塑膠”的“膠”字不同)。更早的话,“骹”字只作“交”,像人站立、两腿交叉之形也。后来“交”字被借用指两物相交,如交叉、交通等义,本义反而被遗忘了。就像“自”字本义指鼻子,象形字,后来被引申义“自己”借用,就造出个形声字 “鼻”(从自畀声)来指鼻子了。这犹如潮汕话说的:“荆州借久成己业。”后来“跤”“胶”也皆被借为他用,世人皆不知道其指胫部的原义了。

 

“骹”在潮汕话中,词义比古汉语所指范围要大得多,几乎腰部以下都是“骹”:

 

大腿叫“大骹腿”或者简称“骹腿”。

 

膝盖叫作“骹龟头”或只叫“骹头”;膝盖内弯处叫作“骹斡”(uag4,转弯叫作“斡弯”)。

 

胫骨叫“骹臁”,俗语有“衰到糜骹臁”(倒霉得连不容易糜烂的骹臁骨都糜烂了)。“臁”是个近代词。宋代韵书《集韵》平声盐韵:“臁,胫臁也。”元·李直夫《虎头牌》剧:“他若是不跪呵,安排下大棒子,先摧折他两臁骨者。”“臁骨”,就是潮汕话的“骹臁骨”。

 

胫部的小腿肉潮汕话叫“骹肠肚”。

 

足部叫“骹”或“骹蹯”(buan5,盘)。古字只做“番”,《说文解字·采部》:“番,兽足谓之番。从采,田象其掌。”清·段玉裁注解:“下象掌,上象指爪。”章太炎《新方言》云:“移以言人,今谓脚掌为脚番。”“番”,古音读同“盘”。《汉书·地理志》“番禺”条,唐·颜师古注:“番,亦音盘。”后来字增“足”为“蹯”,音仍读“盘”。现在也可只写作“盘”。

 

有趣的是,这几年有个从台湾借进来的新词语,叫明星为“大咖”,“咖”音[ka1],例如:“三级片没拍几部,就参与尔冬升的《色情男女》,不但与张国荣、莫文蔚等大咖合作,更神奇地凭这部电影拿下隔年的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最佳新人奖,从此180度翻身。”(《南方航空Gate Way》2013年第4期)还有“怪咖”(搞怪的明星)、“综艺咖”(综艺节目的明星)等等。“咖”其实即是“骹”字,“大骹”即是台湾闽南话“主角”“大角色”,北方话“大腕”的意思。这个“咖”也就是潮汕话的“骹”[ka1]。

 

另外,“脚”字潮汕话的读音应是[gioh4](茄4)。汕头话指人的量词,也用“脚”字。如说:“只脚物就是我个你呾过许个人(这个人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那位)。”大概人无脚不能立于世,所以,“脚”便被用来作为人的量词。戏剧、电影、电视中的角色,潮汕话也用“脚”,主角叫“主脚”,与台湾闽南话的“大咖(骹)”构词的思维方式相同。现在北方话不用“主脚”“脚色”而用“主角”“角色”,乃是取而代之的结果,但《现代汉语词典》“角色”条仍然加括号保留“脚色”一词。

 

“脚”的另一读音是[giog4],“手脚情深”“脚部”等词,旧读都是此音。

 

那么,写方言作品时,用到[ka1]这个词究竟用本字“骹”,还是用训读字“脚”呢?我建议就用“脚”好了。大家都把“脚”念成[ka1],习非成是、约定俗成了,没有必要改回来。但作为研究性文章,或编著词典,“骹”字还是要收录的,并说明就是[ka1]的本字。

 


分享到:
潮商活动
  • 活动预告
  • 活动论坛
活动报名

点击我要报名

活动论坛
潮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