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圈>潮汕文化

家乡的端午节

2019年06月04日 14:38 来源:揭阳日报作者:


农历五月,青青的竹林漫遍了家乡的榕江堤岸,淡淡的竹叶清香扑鼻而来,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端午节悄悄走来……


记忆推开了时光之门,我又回到了那个家乡老屋。传统式的锅炉上,冒着缕缕轻烟,父亲拎着一箩筐洗净的竹叶,一捆包粽子用的咸草,细心剪头剪尾,泡在水里。等备好所有的原料后,母亲坐在院子的前厅上,把糯米轻轻地放进一个用竹叶精心做成的三角形斗里,然后包好,捆紧。年幼的我,总会搬个凳子,坐在母亲旁边,出神看着她如何麻利地翻动竹叶,变戏法般包出一个个棱角分明、小巧玲珑的粽子,满心欢喜地等吃。傍晚时分,香喷喷的粽子出锅了,粽叶的清香就飘荡在大街小巷。


端午节最期盼最开心的事就是去看赛龙舟。外婆家住榕江畔,一个叫北溪的小村庄,这个村子最热闹的节日莫过于端午节了。初五那天,祭拜过祖先,刚吃过早饭,我们便急不可待出门。 一大群孩子,穿上漂亮的衣服,怀揣积攒了好久的零用钱,呼朋唤友,兴奋得无法形容。


夏日的榕江,河水十分清澈,阳光洒在河堤边的竹林,竹影婆娑。一阵风吹来,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树上鸟儿的叫声更是婉转动听。外婆家并不远,大概六七里路,不多时,我们就来到北溪。走进一条长长的小巷,两边是斑驳陆离的老房子,裸露着泥土的墙爬满滕萝,开着不知名的野花,破房子墙上长满绿绿的青苔,幽静厚重,刻满岁月的沧桑。走出断壁残垣的小巷,清爽的河风扑面而来。


来到河边,外婆早已在大榕树下等了,我立马飞奔过去。这时的河岸人头攒动,整个场面就像一锅煮沸的开水,好不热闹!除了跑来跑去、喜不自禁的孩子,也有爱热闹的老爷爷,拄着拐杖,嘴里叼着一根烟管,笑眯眯地瞅着河中的龙舟,等待比赛开始;小伙子们三五成群,目光穿过人群,在心仪的姑娘脸上落下;邻家彩虹姐姐最出色:淡蓝色的连衣裙随风飘动,扎着两条粗粗的麻花辫,亭亭玉立地站在大榕树下,美得像一支百合花,吸引了无数痴痴少年郎。孩子们最快乐,穿梭在如林的人群之间,捉迷藏,玩游戏;有的孩子坐在大人的肩头,吹着竹叶做的哨子;有几个小孩还爬到河边歪脖子榕树上,对着树下的人挤眉弄眼……


岸边早早就热闹起来了。那些小商贩也跟着忙碌起来,卖杨桃的、卖酥糖的、卖李子、卖瓜子、卖花生,买卖人笑呵呵地招揽顾客。年少的我们看着各种好吃的东西,垂涎欲滴,围着摊子转。对我吸引力最大的是双华李,一个一分钱,我东挑西拣地拿起这个,放下那个,挑着,选着。外婆总会宠溺笑着对我说:“娜娜,多挑几个哦!”


每个人都翘首向河中张望,等着赛龙舟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清波碧水中,几条龙舟正蓄势待发。北溪的龙舟狭长、细窄,和一般的渔船不一样。船头是龙头,船尾是龙尾。龙头龙尾以木雕成,涂上颜色加以彩绘,活灵活现,精美绝伦。龙头上的胡须是用细麻做成,被河风吹拂着栩栩如生。龙舟上都是清一色肌肉鼓鼓的大汉,个个跃跃欲试。


随着一声号令,赛龙舟开始了。顷刻间,鼓声、呐喊声、船桨之劈波斩浪声,嘈嘈杂杂,如风雷逼来,漫天水花似春雨飘洒。只见一条条龙船像离弦之箭向下游飞去,白色的浪花在船后铺成一条白练。昂起的龙头威武无比,翘起的龙尾直指蓝天。每条龙船上,都整齐地坐着52划船手,划着一式的短桨。船中间还有一个站着的人,身子一颠一颠地使劲击鼓。短桨整齐急促地一起一落,激起了一团团雪白的浪花。龙舟就在这浪花中有节奏地起伏着,飞速前进,犹如龙腾大海,壮观得无法形容!岸上的人潮兴奋地涌动起来,随着龙舟移动,外婆紧紧抓住我,生怕我被挤掉进江中。


夕阳下山,比赛结束,等在岸边的人们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把龙须扯了下来,放在自家的水缸里。据说喝了龙须水,可以消除百病。


家乡的端午节,是我童年时光最有味道的回忆。在我的心里,那些龙舟,仿佛是屈原笔下《国殇》里的一群楚国武士绝尘而去,每逢端午节又卷土重来。岁月飞逝,往事渐远,但在榕江畔看赛龙舟的情景,那激荡水面的鼓声,震天的呐喊,军阵般的冲杀声至今还清晰地回荡在耳边……


分享到:
潮商活动
  • 活动预告
  • 活动论坛
活动报名

点击我要报名

活动论坛
潮商新闻